10.06.2016

#GINKAOYANG: Hot Congee on Rainy Morning


Rice congee is pronounced 'chok' (โจ๊ก) in Thai. It's a loanword from Min Nan Chinese (粥). Chok is often served as breakfast, or we eat it for lunch or dinner especially we feel bloated and want a light meal. 

I have been seeing people queuing for this stall every morning. I actually did not know what was the menu, as I was lazy to join the queue or bother. But the queue on this rainy morning was short, so I gave it a try, and found out he sells congee! A hot congee on rainy morning was truly heartwarming.

I was not very fluently in Thai, so I always ended up say 'yes' all the time. The congee I bought came with half-boild egg, plus minced pork, chopped spring onions, topped with fried garlic, slivered ginger, and spicy pickles such as pickled radish.

今早曼谷煙雨濛濛,溼漉漉,冷清清。買了熱粥早餐,想起以前在廣告公司一起早餐的光景。

5.13.2016

#真人假事:东东


东东有一段时期杜绝社交网络,关闭所有社交媒体户口。上载合照、分享美食、宣泄不忿、发表立场……无法标记他。曾经有一段时期,推销产品的网友喜欢在产品宣传照标记他。这最令东东翻白眼,因为东东是会哭会笑的高等人类,而不是一件长裙、一双球鞋、一枚腕表或一只狗等等等。小麦虽然没有认为自己是什么很了不起的高等人类,但是对于被标记成其他东西也觉得不是味道。网络伎俩进步神速,现在可没有网友苯苯地用商品标记网友,而是网友会不知不觉被加进某某网络社群。高度聪明的东东会即刻退出社群。警觉性跟智商超低的小麦就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懒惰查阅超多的通知,而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无端端加入许多社群。就是这种耗在你加我退、你加我退的无意义轮回,再加上种种其他有的没的,才让东东决定一并关闭所有户口,让自己有一个喘息的机会。放下了,耳根清净。

至于小麦,他就是不能豪爽地放下一切。小麦曾经unfriend一个经常录音迟到的朋友。他让小麦夹在客户和工作之间非常难堪和苦恼,而且这些迟到经常发生。终于有一天,小麦静悄悄从脸书、推特等等等删除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却偏偏在删除当天,这讨人厌的家伙正要标记小麦却因标记不到然后特地致电小麦告状投诉(如果他将这翻热诚放在工作不迟到上就好了,可是他没有!)。小麦也只能在这种危急的状况下编出“不小心按下删除的按钮”这种荒唐借口,可见小麦的智商毕竟是见底的,实在没什么高明。

日新月异的网络就非常高明啦。现在网友可以设定许多隐私,而且可以跟某某某人维持网友关系却不必看见、听见任何该网友的任何po文。自从有了unfollow这个功能后,小麦立刻停止关注这讨人厌的家伙。没多久,东东重新开启所有网络户口,小麦赶紧报告种种关于冷待讨人厌的家伙的伎俩。但是东东已经卸下了之前愤青的怨气,以死而复生的豁达坦然处事。当时东东发出的光芒,令小麦羡慕不已。

4.07.2016

#真人假事:天生就美丽 Amelie


小麦的好朋友群中,有两个同行,所以聊起同行八卦特别投机。一个同行不再从事广告转行当上楼盘市场经理,事业钱途从一线曙光到艳阳高照。另一个是独立广告制片晓玲,没有工作时就找小麦一起做运动看电影酗咖啡八是非。有一次同约去看动漫电影《K Missing Kings》,虽然小麦和晓玲都很哈日,却还是对每每动漫美男出场就失禁尖叫的那些少女们翻白眼。
“Gosh! I don’t know they will get wet over fictional anime characters. Will you?”
“Are you kidding?”
“Perhaps we are not as ‘young’ as them.”
“True.”
“May be I should try anime porn!”
“Kinky. I think you will.”
“Y’know, just to experience. You should try too.”
“No but thanks.”
“What’s your favourite cartoon character?”
“Chip and Dale. Why?”
“Have you ever imagine your favourites cartoon characters are doing porn?”
“Yiks! You’re disgusting.”
“Yeah I know. But don’t you think it’s very Japanese style of kinky?”
“Enough!”


小麦的玩笑有时会不知觉地跨越界限,身边的朋友都很想巴他。不过没想到哈日的晓玲竟然不是喜欢小叮当、IQ博士、龙猫这些动漫类型,而是迪士尼的货色。Chip ‘n’ Dale 奇奇和蒂蒂是迪士尼创造的双胞胎卡通花粟鼠。奇奇有黑色的鼻子和一颗突出的大门牙。蒂蒂的鼻子又大又红,且有两颗虎牙,所以也称钢牙和大鼻。奇奇的逻辑性较强,蒂蒂则常常少根筋,所以故事情节多半是奇奇扮演策划主谋,蒂蒂扮演执行从犯,并藉由蒂蒂出人意表的脱序行动爆发笑点。奇奇蒂蒂相映成趣可能就是晓玲喜欢他们的原因。
“You prefer Chip or Dale?”
“Hmmm…”
“Or you like them both?”
“Bingo!”
“In porn…”小麦打趣。
“You animal!”
“If you say one of them, I would just give you one of them. Luckily you say both.”
晓玲高兴地收下生日礼物。
“You want to be the Chip or Dale?”
“I guess Dale suit you best.”晓玲不假思索回答。
“I guess Chip suit you well.We can be a team!”

简单的友谊不就像奇奇蒂蒂那样相映成趣吗?

4.06.2016

#真人假事:奇奇蒂蒂 Chip'n'Dale


小麦的好朋友群中,有两个同行,所以聊起同行八卦特别投机。一个同行不再从事广告转行当上楼盘市场经理,事业钱途从一线曙光到艳阳高照。另一个是独立广告制片晓玲,没有工作时就找小麦一起做运动看电影酗咖啡八是非。有一次同约去看动漫电影《K Missing Kings》,虽然小麦和晓玲都很哈日,却还是对每每动漫美男出场就失禁尖叫的那些少女们翻白眼。
“Gosh! I don’t know they will get wet over fictional anime characters. Will you?”
“Are you kidding?”
“Perhaps we are not as ‘young’ as them.”
“True.”
“May be I should try anime porn!”
“Kinky. I think you will.”
“Y’know, just to experience. You should try too.”
“No but thanks.”
“What’s your favourite cartoon character?”
“Chip and Dale. Why?”
“Have you ever imagine your favourites cartoon characters are doing porn?”
“Yiks! You’re disgusting.”
“Yeah I know. But don’t you think it’s very Japanese style of kinky?”
“Enough!”


小麦的玩笑有时会不知觉地跨越界限,身边的朋友都很想巴他。不过没想到哈日的晓玲竟然不是喜欢小叮当、IQ博士、龙猫这些动漫类型,而是迪士尼的货色。Chip ‘n’ Dale 奇奇和蒂蒂是迪士尼创造的双胞胎卡通花粟鼠。奇奇有黑色的鼻子和一颗突出的大门牙。蒂蒂的鼻子又大又红,且有两颗虎牙,所以也称钢牙和大鼻。奇奇的逻辑性较强,蒂蒂则常常少根筋,所以故事情节多半是奇奇扮演策划主谋,蒂蒂扮演执行从犯,并藉由蒂蒂出人意表的脱序行动爆发笑点。奇奇蒂蒂相映成趣可能就是晓玲喜欢他们的原因。
“You prefer Chip or Dale?”
“Hmmm…”
“Or you like them both?”
“Bingo!”
“In porn…”小麦打趣。
“You animal!”
“If you say one of them, I would just give you one of them. Luckily you say both.”
晓玲高兴地收下生日礼物。
“You want to be the Chip or Dale?”
“I guess Dale suit you best.”晓玲不假思索回答。
“I guess Chip suit you well.We can be a team!”

简单的友谊不就像奇奇蒂蒂那样相映成趣吗?

4.05.2016

#真人假事:疯帽侠 Mad Hatter


从伦敦科文特花园地铁站走出来不久,好运的话可能会遇见几位穿上戏服、化上浓妆的静默表演者。他们会站在某个显眼点一动也不动,就像雕像但比雕像更鲜艳夺目。一旦游客走近想要拍照时,他们会突然大动作改变姿势,或搞怪吓唬游客,或变得非常友善跟游客一起拍照。拍完后又回到静止的姿势。喜欢吵吵闹闹、蹦蹦跳跳的小麦觉得这份差事很不容易。近年有人扮演疯帽侠,都是因为2010电影版《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缘故。

范西高认为疯帽侠的最佳演绎者是强尼·戴普。有一天,范西高看见一位特像强尼·戴普的疯帽侠,于是兴奋地跟他自拍。自拍只是为了收藏做个纪念,也没有大事po图宣传。小麦则认定海伦娜·伯翰·卡特是天造地设的红心皇后。小麦不但会跟红心皇后自拍,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跟任何角色自拍的机会(接着大家的社交网页就会被他系列的自拍图洗版)。小麦还会幻想,如果有人扮演那只‘暖脚猪’,他一定会反串扮演红心皇后,合照一定会获得很多赞!(大家翻白眼后下午茶的那块美味蛋糕应该会倒吐)

如果真有这么一家‘梦游仙境博物馆’,应该是很不错的点子,至少到访的游客及慕《爱丽丝梦游仙境》之名的粉丝应该不少。毕竟《爱丽丝梦游仙境》于1865年问世即获得广大回响,之后在1871年出版续集《镜中奇缘》,两本书都成为英国最畅销的儿童奇幻文学读物。路易斯·卡若尔想像力丰富,优美的文笔铺陈荒唐但有趣的故事。西班牙裔的范西高对于书中的语言、逻辑和字谜都不是看得很懂,成天想着‘暖脚猪’的小麦更应该是摸不着。

“喝茶呢!你现在真有英国人的风范啦!”亲切的小麦依然跟范西高保持网络通讯。
“是有受到一些些影响,现在比较喜欢喝茶。”啜一口茶后,范西高继续:“你呢?喜欢喝什么茶?”
“我吗?早上喜欢喝早餐茶,下午喝伯爵茶,晚间喝洋甘菊茶。”
“你喝茶好像背书一样。”其实小麦根本就是在背书,附庸风雅的本事还是可以派上用场。
“我最爱英国的下午茶。吃一口香脆的英式松饼搭凝块奶油和牛油,再啜锡兰茶,好享受叻!”
“原来你是个行家。”
“你才是行家。”小麦笑的得合不拢嘴。
“电影版《镜中奇缘》即将上映。我打算重读后再看。”
小麦即时搜寻维基百科,秒读摘要和角色,然后作出回复。
“我最喜欢Humpty Dumpty!”
“真的吗?”
“还有...”小麦再即时秒查角色:“Jabberwock!”
“你果然是行家。”
小麦舒了一口气。

3.04.2016

#真人假事:小王子·Le Petite Prince

狐狸说:“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东西的。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小王子》

小麦说:“人不会再花时间去珍惜任何东西。他们总是用过即弃。用过即弃的赞、用过即弃的表情文字符号、用过即弃的网络载图……现代人快速大量抛弃,几乎没到保存期限就彻底失去忠诚。所以没有什么可以保持热诚。如果你想要感受些许温热,那就抱紧我吧!”——《真人假事》

小麦还随文po了沿途风景的写真。如果小麦轮回式重复这样的定时上载,你说小麦是否可以修成正果结集出书?(觉得能够的请按赞或转载,觉得异想天开的请留言)

像小麦这样的伪文青,买书多过看书,模仿多于原创,既懒惰又经不起批评,在海面浮潜也没勇气深入窥探美丽的海底世界……这应该是玩笑吧?

小麦的朋友小谦是一个“堅”文青,曾有如此体会:“我觉得圣艾修伯里很厉害。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阅读《小王子》,都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真的吗?你读了几次?”
“三次。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读。你呢?”
“只有一次。还有很多书要看呢!不能花太多时间在同一本书上。”这藉口太好用。

听说电影《小王子》今年三月上映,小麦打算跟小谦一起看。可是小谦在旅途飞程已经看过,但还是答应小麦。小谦在旅途中看见《小王子》电影海报就即刻来张合照,然后再制成明信片寄给小麦。明信片背面摘录了经典语录:
“你要永远对你所驯养的对象负责。”
“是你对你的玫瑰所付出的时间,才使你的玫瑰变得重要。”
“人只有用自己的心才能看清事物,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小王子》最终没在马国上映。小麦原本想要跟《小王子》电影海报合影再制成明信片再摘录名言的大计划就此打消。

2.26.2016

#真人假事:大嘴猴·Paul Frank

小光的Instagram就像纪录片一样,上载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诸如早安自拍、耍酷自拍、新发型自拍、星巴克自拍、临睡祝美梦自拍……还有健身进展、美食佳肴、是日服装、节庆聚会、鸡尾酒派对等等这些陈词滥调之外,还包括蔚蓝天空+心情写照、旅途风景、建筑艺术、朋友寄来的明信片、可爱玩具、自制手工艺品、个人画作……真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唯恐全世界不知道他的生活多姿多彩。久久未见面的朋友可以省掉聊近况的时间,因为只要浏览他的脸书和Instagram就完全知情。小麦也是因此而得知小光也喜欢大嘴猴Paul Frank。

小麦跟小光叙旧,话匣子从大嘴猴打开。
“你有品味。你跟Paul Frank的合照很可爱叻!”
“普通啦。”
“有很多赞呢!”
“卖萌也比不上那些大大小小小的鲜肉。”
“你也有露肉的照片啊!”
“可是20个赞也不到。”
“可怜咯……”小麦闪过同情的表情后说:“可是你也不是feed on likes的人。”

话题一转,小麦即刻告诉小光某天他跟某人的对话。
"You have more likes than me, it makes me feel so jealous."
"Well, don't be. If you take the number of friends into consideration, my percentage of likes is actually much lesser!"
"Thanks for bringing it up. But I feel my wound has just been treated with salt."
"Why so?"
"Because not only you have more likes, you also seize the chance to brag you have more friends."
"Many of them are not my real friends, I don’t really know them. I responded their adds only out of courtesy."
"Gosh! I wish I have your popularity and kindness."
小光安慰小麦:“算了吧,你也不是那种feed on likes的人。”然后嘴巴笑得像大嘴猴一样。

2.19.2016

#真人假事:小满吉 Monkey


还没到春节,小乐就很早给朋友发一张他和小猴公仔的#wefie#,名副其实#怕输#。不知道小乐是否要向朋友拜早年,或是要炫耀这张照片拍得很可爱。不过,小乐再怎样装可爱,也不敌身边的猴公仔。这个可爱的吉祥物叫“满吉”,就是monkey的谐音,吉祥贺语是“满吉Go Lucky”。另外,还有一款吉祥物叫“猴爷”,是粤语“好嘢”的谐音。大马新春吉祥物不但做得逗人喜爱,而且名字也取得非常巧妙机智,谐音玩得出神入化。难怪小乐这位大叔一看到满吉即刻要合照转发,一心一意要获得很多‘赞’。

交通灯三色全上的康康是2016年中央电视台猴年春晚吉祥物,由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韩美林设计。两边眼睑和身体是红色,左脸黄右脸绿、左手绿右手黄,左脚黄右脚绿,绿尾巴的尾端是黄色。小乐积极把握机会炮轰身边的朋友:“大家认为黄绿、绿黄、黄绿相映成趣吗?这不是什么敏感课题,大家都可自由发表意见,应该不会发生类似像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陆续集体失踪的事件。”没有人反应。

台北灯节史无前例推出不规则弧形光雕主灯福禄猴,由国际知名多媒体艺术大师林书民先生操刀。但是福禄猴的命运坎坷,一曝光即刻被讥笑太丑,还遭到网民kuso恶搞一番。听说台北市府还有‘反败为胜计划’,盼替饱受批评的福禄猴扳回一城。小乐继续发言:“美不美、丑不丑其实是很见仁见智的事情。我也遇过类似的情况,所以非常了解这位设计师的心情。”身边朋友不约而同沉默地出力点头多次。

“其实一个人生得不好看是一件蛮令当事人不愉快的事,当然我不是指在座各位。”在座朋友无端端坐着中枪。“如果还遭到周围的人围攻评论,简直就像被人在伤口上再挏一刀。如果要有一个‘反败为胜’的计划,建议走‘丑得可爱’或‘丑可是温柔’路线。因为如果真去整容而又整容失败的话,那不但不是反败为胜,应该是变本加厉的沉痛。”小麦即刻加嘴:“那你想要可爱还是温柔?”玩手机的在座朋友马上抬头。没有人发言。一只鸟飞过。

2.11.2016

#真人假事:Mona Lisa's Smile 蒙娜丽莎的微笑

某个晚上在某个凋零市区的某家堂皇餐馆,小麦跟朋友们一起喝葡萄酒。有几个是小麦这次聚餐新认识的。因为这朋友特忙,想约他见他的人特多,所以他只好把大家聚在一起,一次过见面可以节省宝贵的时间。有个新认识的朋友小乐很有艺术鉴赏能力。谈着谈着,不知为何话题就扯到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肖像。
“生平第一次去卢浮宫就是为了看蒙娜丽莎。许多人围着画像,我不好意思把人挤到后面站到最前排,只好站远一些遥望。我左看右看,蒙娜丽莎果真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在微笑。其实,我也有看过其他肖像,也是左看右看都在微笑。所以我不知道蒙娜丽莎的微笑为何会如此有名。”小麦加嘴。
“蒙娜丽莎没有你想象的简单。”
“我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不是很感兴趣。看完蒙娜丽莎的微笑就赶紧去看别的画像。我比较喜欢印象派……”
“蒙娜丽莎的名声,不止于她的微笑。”
小麦不经意快速翻白眼,以为可以讨论其他自己喜欢的课题,却还是回到蒙娜丽莎上。
“除了微笑,还有什么出名的?”
“你知不知道?(小麦很想立刻抢答不知道)蒙娜丽莎其实是达·芬奇的爱人。”
“不知道。可是,这有什么特别?”
“达·芬奇的爱人其实是一个男人,但是为了隐藏,他把爱人画成一个女的。”
“你的意思是,达·芬奇在文艺复兴时期将他的爱人变性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当时同性恋是绝大禁忌,所以这幅画的价值,在于他能反映了当时的历史、价值观以及伟大的爱。”小麦二次翻白眼,因为他的问题被漠视带过。
“把爱人画成变了性的人就名垂千古?”
“1476年,他被控与男模发生关系,但是因为听证证据不足而没有被定罪,这影响了他一生。真正的恋爱总有爱得轰轰烈烈的阶段,但同性恋必须隐瞒,时时压抑,但是也克制不住恋爱的炽烈火焰。最好的出口可能就是艺术。在画中改变爱人的性别,但那份真挚的爱没有改变。这就是天才达·芬奇在那个时代创造了永垂不朽的蒙娜丽莎。这幅肖像不但艺术造诣高超,同时也背负了那个时代的社会价值。”
“其实我画的一幅肖像,那个熊本熊原本是一个男人,但是我把他画成熊本熊。为什么我没有成名?”
同桌的其他人大概全翻白眼。话题从此再也没有扯到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

12.10.2015

#真人假事:Kingsley·小黄


金珠跟某某朋友登山时发现小黄背部有一处不寻常的巨大伤口,像异形冲出寄生体爆开一样。心肠好的金珠和朋友即刻送小黄去看兽医。兽医说,这是有人蓄意泼浓酸干的大坏事。金珠的眼睛瞪得很大,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异形寄生造成的。金珠本想将小黄送回山中,让小黄跟母亲和其他兄弟们团聚,但是又害怕小黄身上有异味遭排挤,所以将它送到领养中心待养。一周后,小黄依然没有被领养,眼神甚是楚楚可怜,于是金珠再次大发慈悲把小黄带回家。金珠妈替小黄取了一个吉利的名字叫Kingsley,金珠不假思索举手举脚赞成。King有王的意思,希望小黄变小王,一切厄运应名而去。王运开始灵验。小王要坐要躺时绝不直接接触地面,坐要坐在椅子上,躺要躺在地毯上。晚上睡觉一定要在屋内,而且要睡在地毯上。有一次,金珠姐回家找小王找不着,发现小王原来睡在床上。如果晚上不让小王进屋睡觉,小王会狂吠不停,直到小王的目的达成才罢休。小黄已经翻身成为严重患上公主病的小王。金珠每每向朋友报告这些经历时,都免不了来几回翻白眼,还感叹连一只狗的名字也有着什么神奇效应,怪只怪她自己的取名学问肤浅。某某朋友说Kingsley在网络朝语字典中是指那些po视频评论潮流文化、如明星恋人、娱乐八卦等等的泼辣网民。有些朋友还安慰金珠,说小王毕竟是“小”王,作为不大。更有朋友说,应该以其“王”之道,还治其“王”之身。最后,有一个朋友建议改名,但没有推荐什么好名。面对这些有的没的谏言,金珠的听觉神经开始麻痹。既然没有什么令人值得“对,就是这样!”的解决办法,就只好暂时不了了之。